北欧设计风格的重建

分享到:
点击次数:54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31日15:41:51 打印此页 关闭

20世纪70年代的北欧设计开始了一系列根本性的变革;设计界开始对曾经是“斯堪的纳维亚设计”概念安身立命的基本原则, 以及它由以名扬四海的重要特征重新进行了诠释,由此而产生了与从前颇为不同的新思维和新结果。“斯堪的纳维亚设计”概念的两个基本原则是:为社会所有人而设计;适合于日常生活的设计。在50 -60年代里,它们被斯堪的纳维亚诸国作为一种理论来指导实践,到70年代,随着实践方面的成熟,它们被看作是对斯堪的纳维亚风格和独特个性的标准刻画。60年代后期,作为设计背景条件的战后经济重建取得全面的成功,但随之而来的富裕安宁时代开始发生分化,社会进入了新的快速变动的时期,社会责任、社会意识在公众心目中有了普遍的增强。

未标题-2-恢复的.jpg

斯堪的纳维亚的设计艺术在20世纪中期已趋向成熟,并在世界设计艺术中占有领先地位;转眼至70年代,先前的那些有利的背景条件多已不复存在,世界对现代设计的关注已转向了意大利,而对工艺的关注则转向了美国。这主要不是由于斯堪的纳维亚设计质量的绝对下降,而是在新的条件下,人们对设计风格的取向和偏爱与前辈人的观点有了很大程度上的差异。例如,意大利的孟菲斯设计小组以全新的设计改变了人们家居环境的面貌,"椅子不再是易于识别的造型”,并且涂以“幻觉"般的色彩。加之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于1972年举办了题为”意大利:新家居风景一一意大利设计的成就与问题"CD的展会,对于意大利设计的兴起推波助澜。同时,可以明显看出的是,这些后起之秀是在汲取和借鉴了大量斯堪的纳维亚设计成功因素的基础上,才蓬勃发展起来的。就美国的工艺设计的崛起过程而论,斯堪的纳维亚设计曾对其产生过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美国工艺设计相对于欧洲国家来说缺乏深厚的民族传统,在50年代,它还没有什么独创性,仍在欧洲之后亦步亦趋,这时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展开始在美国的许多大城市巡回举办,北欧设计简洁、质朴、做工的精致等,对工业生产相对发达的美国工艺设计界有如吹来了一阵清风,使其工艺设计逐步摆脱了模仿的套路,抛弃了繁琐的装饰,采用了现代的抽象的造型,学会通过工艺的设计,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艺术上的追求。美国的现代设计在“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巡回展”引起的轰动中,深刻地感悟到北欧设计的魅力。美国家具设计师依姆斯夫妇曾深受来自芬兰的沙里宁父子的影响,在他们的创作中融合了斯堪的纳维亚的设计风格。

在经济形势全面复兴的20世纪80年代,斯堪的纳维亚的市场得到扩大,设计界早已为经济回升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新的设计适 时而至。欧洲、美国等力图开辟有着深厚设计传统的北欧商品市场,投入对日渐紧张的市场份额的争夺,给北欧设计造成了巨大的 压力。本土设计师及观察家们面对来自海外的挑战,以及本国人民 日益增长的需求,认为有必要重新审视并调整斯堪的纳维亚设计风格,为之注入新的活力,以满足时代的要求。于是,北欧设计开始 着重表现当代人文主义的因素:对自然材质的审慎选择,对舒适度、功能性的多方推敲,为生态环保而作的简洁性设计处理,对使用者特殊需求进行善意的考虑等等。对现状的分析及应对策略的逐步实施,使得斯堪的纳维亚设计面目焕然一新;在新设计观念的冲击下及激烈的竞争环境之中,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奋力走出70年代的低谷,重新具有了雄居世界设计顶峰地位的信心。

未标题-6.jpg

斯堪的纳维亚设计中出现的新风格仍然自然地保持着过去体系的要素,体现着简明实用、质朴宜人的设计理念;但新生代的设计师的想象与实践较之前辈们更广泛地脱离了欧洲北部地域的局限,信息社会提供的机缘活跃了其思想及艺术表现手法,他们在全力探索着各种可能性。

工业设计是工程技术与艺术文化结合的产物,设计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的各种需求,它参与到广泛的社会生活中,好的设计能有效地提高人们的生活质童。亨利· 德赖弗斯在《为人的设计》中写道:“我们的工作是给人提供骑、坐、看、说、运动、操纵等让人以某种方式来使用的工具……倘若产品与使用者之间造成隔膜, 那么设计师就失职了。如果让他们更安全、更舒适、更乐十购买、 更有效率-就是说更幸福一设计师才是成功的。”设计只有经过设计师的精心运筹,在实施中才有可能实现所有的要求。新产品的开发周期已越来越短,20世纪初到50年代约为40年,以后逐年缩短,至60年代为20年,70年代为5 - 10年,80年代为I - 3年,而90年代仅为一年甚至少于一年。另一方面,由于产品、服务越来越多样化,技术性也更强,更为科学。市场的国际化和动态化使得对其规则的把握难度加大,所以遭遇到更大挑战性。为适应世界市场的变化,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快速接纳了新型材料和制作技术,更新了产品的面貌。

新技术革命的浪潮已席卷全球,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师坚信现代主义所引导的设计原则和完美简洁的设计风格亦具有不变的价值。 丹麦B&O的家用电器的外形常以几何形构成。它们在70年代以后 所生产出的产品中,相当一部分仍然保持着线条简洁,色彩沉着的“现代”形象。大量电子产品更是以其特有的短小、轻薄、光洁和灰黑色的形态烘托出一种现代的高科技气氛。这一类产品设计被称为新现代包豪斯设计或新功能主义。在新功能主义中,现代设计的内涵已非常丰富,设计思想正不断地得到充实与完善,功能的涵义 也不再仅从狭义上理解,而向着为满足人各种层次的欲望所必需的各种深度和广度拓展。

未标题-4.jpg

在斯堪的纳维亚,丹麦王国具有悠久、深厚的欧洲文化传统的素养,其设计作品折射出设计师对社会文化背景的关注。较之瑞典和芬兰的设计而言,丹麦设计中的平民化意识或许要淡薄些,但雅致的中产阶级情调则浓郁许多。丹麦B&O的产品理性化程度很高,最能体现欧洲功能主义概念的要旨,对千功能主义的反应不像瑞典那样直接。作为世界顶极高保真音响设备生产厂家之一的B&O, 其家电产品20世纪70年代便畅销海外,成为世界名牌的标志。 B&O产品不仅以其坚实的技术质量赢得世界范围内消费者的青眯, 更重要的是被当作了时代文化的象征性产品而輩声全球。70年代末,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曾为B&O的主设计师雅各布· 延森 (Jacob Jensen)举办了个人设计展,这些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展品 在美国设计界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文化冲击波,让当地人们感受到仿 佛天外来客般的魅力:精致的造型、笔直的线条、坚挺的边缘、纯 净的表面以及凝练的图形,无一不显示出其非凡的品性B&O的产品不仅仅是视听设备,更是“视听的建筑艺术”,精致、 丰富、纯正、天外情调,显示出丹麦设计中高度理智化的激情,对现代文化内涵在高科技产品中的作用进行了完美诠释;同时,其稳健深沉的的用色、选材、造型等设计语言,虽孤傲矜持但又节制有度,也含蓄地体现出产品中的社会属性。 与丹麦的精致设计相比,瑞典设计更为理智与现实。丹麦的 B&O坚执自己的个性化风格,保待世界顶极的品味,而从瑞典家 用电器制造商Electrolux设计的生产线中,我们可以看出其为适应 市场而做出的不同凡响的尝试。Electrolux公司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确立了企业战略发展的“产品设计风格家族”计, 包括了af3,Y8等几条不同的设计思路。其中,较为保守的Q系列是针对成功人士而设计的,如Electrolux系列产品; l3系列则强调产品的功能主义,如Husquama产品;而价格低廉的,Y系列产品主要针对年轻的家庭,如Quelle; 对于喜爱新潮的前卫派消费者而言,也有适合他们的8系列产品,这些设计具有极强的个性、超前的创意,如Zanussi。不同的系列被赋予了互相有别的色彩及图案,形成了风格各异,蕴含丰富,形式多样的系列设计。在市场划分越来越细、竞争愈趋激烈的今天,Electrolux以其提供的灵活而丰富的选择而取胜。它或许不似B&O予人以强烈的印象,但实践证明,这样的设计战略在市场大潮中不失为一条有效的制胜之道。

80年代以后,许多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师已获得了一定的国际声誉,其中较为突出的是芬兰的Snow crash设计小组,该小组的艺 术家们在“米兰三年展”上成功地展示了他们富于个性的哲学思考和概念性的设计,一举成名。该小组的前身是成立于1993年从 事室内设计、家具设计及工业设计的Valvomo设计工作室,1997 年参加了三年展并取得意想不到的收获,在南欧的设计界引起巨大 的反响,遂更名为Snowcrash, 甚至纽约的《时代周刊》也对其成 功赞赏备至,称之为“新芬兰设计”的先锋。为了实现目标和理 想,工作室的设计师作出了富有远见卓识的判断,长期与国际著名 的艺术家、设计师、投资人进行广泛密切的交流,以准确及时地把 握设计的市场定位。当我们仔细鉴别其设计的优点时,不难看出, 其设计产品虽为寻常之物,但创意不落案臼,远离空洞的标新立异,这点在动辄就进行炒作的时代,尤为难能可贵。它们简约的形式令人回想起北欧设计中的极少主义倾向,有着与80年代设计一脉相承的内涵。

未标题-1.jpg

尽管有国际化的风格,芬兰现代设计的优势仍扎根于其传统的延续之中,轻松的气氛,田园诗般的情调,从90年代后期芬兰著名的设计小组Snowcrash的成员泰波· 阿西凯宁(Teppo Asikainen) 和伊卡· 泰尔霍(Iikka Terho)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对于 其祖国所具有的优秀设计历史的理解与重新诠释。躺椅"薄片” (Chip) 采用的是芬兰设计传统中自然的材质,以及在 北欧当代设计中依然没有过时的曲木胶合板,表现了新一代北欧设 计师对于生态的深切关注;在造型上,富有想像力地通过波浪线展 示出对功能及艺术性的考虑。这些优雅的线条与其前辈设计大师阿 尔瓦· 阿尔托的形式处千似与非似之间,或多或少地映射出他自然 与轻灵的风格,但与阿尔托的柔和线条相比,这批新生代艺术家则 赋予了作品更多的信息时代的风貌:易于移动,功能多样,形式感更为强烈,用材精而省,大大减轻了作品沉重稳固的体量。这是具有极少主义性质的设计,整个“薄片”由一块胶合板连续弯曲而成,大的形成靠背,两个分叉用以搁置腿脚,既是躺椅,也可当摇 椅使用,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在这样舒适的躺椅上能得到放松和休憩。“斯堪的纳维亚现代主义通常获得美名的原因在于,它将对自然材质特别是本国木材触觉品质的尊重,倾注到极少主义设计的冷漠中。"因而,斯堪的纳维亚设计不再因极少主义而使某些人生 厌,反倒因其既自然又考究,既简练又克制而带来令人回味无穷的魅力。20世纪后期,在北欧诸国的设计的多元化特征中,芬兰设计的艺术倾向仍是其区别邻国的明显特征。

从整体上看,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关注传统与自然在现代设计中的存在价值和意义,在创造现代设计作品的同时,并不脱离其传统艺术的基本要素。他们不赞成绝对理性的生活方式,认为过千单一的设计风格是乏味的,在设计中必需考虑个人特点的丰富和多样性、设计环境的重要性。“无论我们采取哪一种风格,巴洛克或不锈钢管,都不重要。现代设计给予我们的是自由。 

       影楼装修设计 影楼空间设计 儿童影楼装修设计 儿童影楼空间设计 森影设计 影楼实景影棚

       微信电话咨询:18053630277   15866187627    18653653590   18063264357








上一条:北欧风格设计研究在中国的价值 下一条:北欧设计的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