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各国设计的特点

分享到:
点击次数:104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1日15:34:20 打印此页 关闭

文化、经济、技术的差异通过设计风格的不同而在作品中表达出来。通过前面对斯堪的纳维亚设计特征有系统的阐述,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瑞典设计最重要的理念为20世纪20年代所提出的一个口号:"价廉物美的日常用品”,它大众化艺术的设计思路使之成 商业社会成功的范例。丹麦设计则提倡雅致生活情趣,凝炼的美 学风格和自由的生活态度,更倾向于恬静的生活情调的设计风格; 虽然北欧设计都崇尚现代民主设计理念,但丹麦的作品中保留了更考究的精致与完满。而芬兰设计突出体现的并不是为了朴素的日常生活之需,它是为芬兰人在严酷的自然条件中增添美的感受的艺术品,这种自由的创造成果是对平凡生活的高度提炼与浓缩,因此,其设计带有明显的地域文化的影子,忧郁、抒情。挪威的设计从20世纪70年代起,开始逐渐挣脱传统的束缚,其作品向技术与创新型迈进。

长期以来丹麦与欧洲文化大国接触频繁使得丹麦在北欧诸国中常常与欧洲文化有着最多的共同之处,文化的交流带来的冲击使丹麦设计与其他北欧国家产生明显的差异:在斯堪的纳维亚只有丹麦的设计呈现贵族化风采,崇尚古典的理想与样式。丹麦对本国精致的资产阶级文化进行了多方面温和的变革和更新。用一位瑞典专家的话来说,这种资产阶级文化”或许是全欧洲最优秀的"。因而,这种深思熟虑的改良使丹麦设计发展显示出一种坚实的稳定性。

2.jpg

有些北欧国家,如瑞典直接受了德国包豪斯的影响,而丹麦由于与英国、法国等有着更为密切的联系,故倾向艺术多样化及个性化的设计,不喜欢建筑设计上的大规模统一样式,也反对家具设计或家用产品设计上的过于单调的一致性。丹麦为了保持自己在北欧乃至世界家具生产领域内的霸主地位,努力使自己的传统特色经由一代代设计师之手而发扬光大。每年一度在哥本哈根举办的“家具制造者协会展对于丹麦的家具设计有 着积极的促进作用,著名设计师在此展现自己的创新成果,新一代设计师则从中得到学习、启发、交流和鼓励,并通过这一展会最终脱颖而出。

丹麦设计师芬恩·尤尔说过:“我们应在所有领域发展一种明确的丹麦设计。”他的家具设计对丹麦设计的发展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1939年,他在沙发上增加了像人体器官如耳朵一样的造型扶手,有机形式的使用为丹麦设计开启了新的方向。材质与工艺的和谐,雕塑般造型的美感,是尤尔作品魅力的来源,其中他所首创的有人机工程学考虑的座面、扶手等,被称为"漂浮形, 成为其设计特征。这种以实木制作、有着灵活曲线的椅子,在30年代末、40年代初出现,让人耳目一新。由于他在家具设计中开发了袖木的结构技术,扩充了丹麦家具设计的材料使用范围。他使用表现主义的手法进行家具创作,与老一辈设计师克林特的学院派设计形式感上虽大相径庭,但在工艺传统上则是一脉相承的,也吻合了时代的潮流;其作品在50年代早期,被贴上了“丹麦现代设计”的标签而获得世界范围内的成功。

丹麦家具设计带有贵族化的精致成分,而瑞典的家具设计则更多地体现出大众化的美观及实用性。人们偶或可以看到瑞典也生产一些采用袖木、紫檀木等名贵材质制作的高级家具。但从历史上看,瑞典人更喜欢用本国盛产的松木、白拌制作白木家具,追求便于叠放的层叠式结构,喜欢线条明朗的轮廓,以及简化的工艺程序。家居产品制造商"宜家”,利用创新设计,将新品沙发进行平板包装后,其重量降为传统的l/6; 并且新产品易储存,易运输,所占空间仅为一般沙发包装的15%。同时,它还开发了一些热带珍贵树种如袖木只有在限定条件下方可用于其产品的牛产制作。

提出设计为大众服务的瑞典,其设计风格与丹麦的区别之一就是它的平民化倾向更为明显、更为典型,瑞典设计界认为批量生产是优质设计的一个必要条件,并一直致力于将其设计理想"价廉物美的日常用品”付诸实践,使大众能以合理的价格享受高品质的生活用品。平凡的设计中亦有优异的品性,平凡中的优异甚至更 有市场。瑞典的设计师力图通过设计来表达和实现社会的平等意识,开发设计的潜能、推动技术的进步。与此相对应,广大消费者 在具有了越来越多的设计知识和更高的品味之后,也具有了独立的选择与评价的能力,因而刺激了设计师的专业水平的提升,也激发了设计市场的活力。

艺术与传统、宗教之间具有于丝万缕的联系,宗教的观念经过意识形态的曲折过滤的过程,以或隐或显的形式沉淀在具体化了的日常用品的设计中,使得各民族世代相传的生活必需品具有了一抹圣洁的色彩。

微信图片_20190109174750.jpg

芬兰的宗教与其他北欧国家不同,是从泛神教和异教中发展而来的。芬兰的宗教气质明显地表现在它的手工艺作品中,其工艺与设计被描述为具有“异教的或至少是哥特人的世界观”。芬兰主要从民间传统与民族性格中汲取风格的要素,从清新的自然源泉所滋养的民间传统中获得启示。芬兰民族独特的艺术创造性中混合了巧妙的技艺、边远地区的忧伤、耀眼的色彩、灰暗的贫困、异教主义、对美的渴望和忍耐力等等各种不同的元素,使得芬兰设计充满着丰富细腻的情感和耐人寻味的样式。设计师的造型设计一方面来自具有占典主义风格的前辈,另一方面,设计的原型就来自于他们身边永恒而质朴的自然。他们将对大自然的感情倾注到设计作品中,千是,从其选用的材质上,我们能够嗅出芬兰森林的芬芳气息;从其与环境相适宜的造型中,我们能感受到斯堪的纳维亚世界独特的、雄浑而沉郁的风貌。

芬兰设计不拘泥千传统,它的最突出的贡献无疑是给斯堪的纳维亚设计共同体带来了青春与活力,在建筑、工艺和设计等方面创 造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范例。芬兰的玻璃设计有着较为悠久的历史,"18世纪,芬兰就已经拥有了著名的玻璃制造厂家。设计师蒂莫· 萨尔帕内瓦在50年代早期,设计出了具有优雅造型的玻璃花瓶和花盘,其作品如维尔卡拉的胶合板制的树叶形木盘一样,代表若芬兰成熟的设计风格。维尔卡拉的木盘设计曾在1951年 “米兰三年展”上被誉为本年度“世界上最美的物品”。维尔卡拉则大胆地将雕塑的造型运用到玻璃设计中,他的花瓶设计由于具有 率直、刚硬、傲岸的品性而令人瞩目,这些特征构成了芬兰现代玻璃设计的古典色彩。这一时期,在芬兰玻璃设计领域内还涌现出了不少其他杰出设计师。卡伊· 弗兰克的设计作品简洁、 富千魅力,展现出斯堪的纳维亚设计中的人情化的功能主义特 征。在玻璃设计领域中,芬兰阿拉比亚陶瓷厂的艺术指导埃克霍尔(Ekholm)提出,玻璃设计师不应只关注表面的装饰,那些装

饰是廉价和缺乏品味的,而要将注意力放在玻璃自身的美上。无论是阿尔托还是埃克霍尔姆,都将注意力从表浅无谓的装饰上移开,而探寻挖掘题材的内在之美;或者确切地说,将表面的装饰作为表现内在美的一个环节而加以处理。因此,我们难以在芬兰玻璃设计上看到瑞典奥勒福斯般的线条和浮雕,也无挪威式的雕刻造型,它更多地以其厚重、明媚的材质美,以及圆润、流畅的形态取胜。

微信图片_20190109174759.jpg

相形之下,曾拘泥千传统的挪威,设计道路则更为艰难。由于丹麦在政治上的影响是如此强烈,挪威设计在开辟自己的民族化之 路上充满了曲折。且挪威长期沉醉于自己的“民族个性”中,无视开放环境下新的外界刺激。挪威的设计理论家认为,应开发和表现源于自己民族传统的设计,以此将民族个性形象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首推民族浪漫主义时期的“龙”的风格。在建筑、金工等 设计中,龙及其变形样式占有重要位置。这一观点被挪威的设计界 奉为圭巢,未能从更广阔的视界下,反思民族传统,因此,在设计 领域,挪威与时代的步伐产生了距离,滞后千世界潮流之外。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过于依赖传统会给现代设计带来不利的影响。50 年代之后,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与其邻邦相比,挪威的设计环境规模小,大批量的生产发展缓慢且不具备竞争性的争夺市场的能力。同时,由于其工业发展的不平衡,它尤其缺乏实践的机会。挪威既不具备足够的资源进行国际化的市场竞争,又缺乏能够使国内乃至邻国间的同行进行有效交流和切磋的必要的设计评论,因此它的设计环境相对薄弱,不足以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到了70年代, 挪威在产品设计中,开始跳出封闭、狭隘的民族情结,接受了新科技的思想,例如人机工程学的思想,千是,大部分挪威的设计师更 多地注意利用新思想、新技术提高设计的实用品质,并为此作出了 自己独特的贡献。例如,挪威的扬· 伦德· 克努森(Jan Lunde Knudsen)是最早在办公家具的设计中引入模数、标准化等概念的 设计师。在斯堪的纳维亚设计最为辉煌的50年代,挪威设计师蒂斯·埃克霍夫(Tias Eckhoff)是其中一颗耀眼的明星。他在设计中对功能主义的理性观念通过斯堪的纳维亚的人情化设计手法进行了适当的处理,将冰冷的功能主义信条转化为具有人情味的、有机的现代设计。由千挪威设计发展相对滞后,其许多作品中民间趣味和成 分浓重,当埃克霍夫的餐具设计The Grooved Ones系列出现时,被 认为是挪威现代设计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在该作品中, 纤长柔和而富千弹性的线条、和缓变体的几何形、没有丝毫装饰的 洁净的表面处理,构成了庄重沉着、韵味深远的设计形式;表示出 挪威设计已大胆地、跳跃式地开始转型。

挪威的设计作品常常显示出几分海员的气概,开放大度,洒脱 不羁。70年代末,斯堪的纳维亚椅子设计中最为激进和成功的作 品,是挪威设计师根据人机工程学研究成果而设计出的平衡椅子。设计师在设计平衡系列椅子时,研究了人体在座椅上的姿态、动作,致力于处理人在座位上膝盖所承受的身体重量,以及在这样的坐姿下脊椎所承受的压力,而不像在传统的椅子设计中那样只考虑骨盆周围承重的问题。通过这一研究,他们设计出不同尺寸的、可以有轻柔摇动的椅子;在有些椅子上,已不再按照传统方式设计坐姿。所有这些设计都具有造型简洁、材料经济等特点。在挪威这些探索性、实验性的家具设计中,彻底地突破了现有的框架,展现出全新的家具设计概念。如果从民族个性的角度来理解的话,这类标新立异之作难以在丹麦、瑞典的稳固坚实、略为保守的设计传统中诞生,但在挪威豪放的设计创意下脱颖而出,则是合乎逻辑的。

冰岛的设计师大多在北欧其他国家受教育,这自然地使得他们的作品在设计风格上与其他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有了相似或共同之处。但是,金属工艺与染织在冰岛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传统工艺的杰出的领域,从中可以看到冰岛设计所独有的创造力。冰岛的金属工艺设计运用传统的工艺手段与材质,设计出能够批量生产的,具有现代抽象形式的,雕塑般、几何形的作品。冰岛的染织有着深厚 的传统工艺基础,该领域的设计师在丹麦挪威接受专业训练。在 1951年的米兰三年展上,冰岛的染织获得了金奖。在家具设计领域,冰岛与丹麦有着密切的关系,其风格具有保守与传统的一面。 斯温.基亚瓦尔(Sveinn Kjarval)20世纪中叶最重要的冰岛家具设计师,也在丹麦受到专业的训练。他遵守传统,在家具的设计中强调实践与制作工艺的重要作用,其作品的结构和材质明确地反映了这些特征。他利用胶合板及木材设计出具有乡土风格和新颖结构形式的圈椅。基亚瓦尔对冰岛的传统建筑有着浓厚的兴趣,在其设计中利用了乡土的、天然的材质,诸如松木、牛皮、 羊毛织物等,使他的设计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

 2_View07.jpg

影楼装修设计 影楼空间设计 儿童影楼装修设计 儿童影楼空间设计 森影设计 影楼实景影棚

微信电话咨询:18053630277   15866187627    18653653590   18063264357



上一条:北欧设计案例分析(一) 下一条:北欧设计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