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设计背景

分享到:
点击次数:203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0日08:27:34 打印此页 关闭

纵览斯堪的纳维亚史我们可以发现,到中世纪末期,已经形成 的各民族之间的剧烈竞争使得历史上曾经因共同或相似的种族、语言而带来的北欧人民之间的协同合作关系遭到严重的破坏。尽管 “卡尔马联盟”、"瑞挪联邦”等政体使得北欧诸国一度以统一的形 式出现,但这种君主制并非建基于真正意义的民族平等之上;因而随着各国势力的增强,统一也随之崩溃。以后的北欧历史展现出各 国之间的纵横裨阖,时而亲密合作,时而剧烈交锋,分分合合交织在一起的画卷。北欧各民族与世界上其他地域中多民族杂居的情况一样,既有和睦相处的友好,又有相互猜疑的明争暗斗,乃至于兵 戎相见的流血场面。有所不同的是,在无数次交流、碰撞和冲突的 得与失之间,北欧各国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民族个性。

未标题-3.jpg

迄至20世纪,斯堪的纳维亚诸国实际上已将他们之间的联系 基建于这个古老的原则之上:海洋、湖泊、河流产生联系;而森林、山峦则导致分离。漫长的陆地国界线虽将瑞典和挪威连接在一起,但瑞典却与处千波罗的海另一边的芬兰有着更为密切的交 流,其实这两国只共有非常短的边境线;而挪威则与北海另一岸的 丹麦有着十分密切的接触。今天彼此间融洽的友谊是过去几个世纪里既互相冲突,又彼此适应的过程之自然结果。诸国之间设计艺术交流所产生的风格倾向,也因政治、文化上的合作或对立而明显地表现出相似或相异的面貌。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对千芬兰而言,其意义较之邻邦大有不同。芬兰并未能远离战争,事实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它被迫进行了两次对前苏联的战争,即1939 -1940年的“冬战”和1941 -1944年的"续战", 皆以失败而告终。芬兰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除了人力财力的损失以外,还丧失了东南部的卡累利亚这块曾被芬兰人视为民族浪漫主义的发源地。人民被迫迁徙,经济困顿。为了恢复和重建家园,新型工业在政府的支持下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为振兴国民经济,特别注重发展对外贸易,扩大产品的出口;为增强出口产品的市场竞争力,芬兰的工业与艺术设计紧密配合,使芬兰的设计为祖国的振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未标题-4.jpg

战败的压力、严峻的困境尤如催人激奋的号角,迫使芬兰人奋发图强,使其国家的经济得到快速的发展。结果是,在世界市场上芬兰人不仅大量输出木材、纸张和纺织品等传统产品,而且凭借发 展起来的先进精良的工业技术,大量出口机械产品和做工精湛的消费品。至20世纪80年代,芬兰已由一个不发达的农业国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13个国家之一。这场在芬兰进行的现代工业革命不仅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而且还将芬兰建设成为“创造思想、技术和时尚之家”。现在,新兴产业,如电子通信、运动器械,也逐渐成为国内重要而活跃的行业,为了占据市场,对设计便 提出了更高的要求。NokiaVelmetPolar Electro几乎成为代表芬兰设计成就的产品品牌。

芬兰”是个介千东西方之间的国家,但更偏千北方。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它总是处于东西方政治、文化的交汇点上,这个独 特的地理位置经常导致其设计具有兼收并蓄,广采众长的特征。芬兰设计大量汲取富有生命力的西方或北欧邻国的文化,将其消化为芬兰设计的有机部分,经过去芜存精的提炼过程,使得功能的和美学的因素积淀到本国的传统文化之中。另一方面,芬兰设计有时也反映出某些东方艺术的因素。各种因素的混合中掩盖不住直觉的、天真的乃至原始的创造活力,从而使得其作品常常表现出“离奇而非优雅”的一面。在芬兰人沉默寡言和憋厚拙钝的外表背后, 隐藏着坚忍、忠诚、深刻等积极的品性。故有人将芬兰人看作是 “高贵的野蛮人"。在这些“高贵的野蛮人”所擅长的染织设计中, “那种北欧式的强烈的感情冲动,加之对大自然的深刻感悟,赋予芬兰人以独特的个性。他们的染织设计作品中反映出北欧人对春天的热爱,这些染织品丰富的色彩有如照射在布满苔鲜的岩石或水面上的变幻莫测的阳光。不过在另一些具有暗淡的、神秘色彩的作品中我们甚至能够看到更加典型的北欧特征,它们令人联想到苔鲜覆盖的广袤的森林

未标题-5.jpg

瑞典不仅在地理上面对东南方向,面向或邻近俄国、波罗的海 诸国以及德国,更重要的是,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瑞典与这些国家有着无数恩恩怨怨、千丝万缕的联系,瑞典的设计也因此深受影响。 瑞典设计发展的另一个独特的有利条件是,它的面积、主要自然资 源和优千其他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地理位置,使得它具有许多北方邻邦所没有的优势。

多少年来,瑞典恪守中立的立场,并将之作为对维待自身发展有利的原则而信守不渝。在斯堪的纳维亚,瑞典人相对来说较为严肃深沉,他们在历史上曾有过辉煌的业绩,随后却被一系列战火无情地摧毁,灰飞烟灭了。不过在近2个世纪和平的、默默无闻的奋斗过程中,瑞典人再度在北欧建立起经济霸主地位。他们崇尚希腊 斯多亚学派哲学家的处世之道,克制自我,严守理性,最大限度地保持人格在任何条件下的冷漠和刚毅。尽力维持平和的生活状态,务实地、同时又是满怀信心地向自己的目标迈进。在理性的工业生产中,瑞典设计为批量化生产保证了内在与外观的品质。瑞典现代设计观念与系统的形成,与其长期以来和德国政治、文化上的交往 有关。当德国探索出现代工业与设计发展路径时,瑞典因近水楼台而受惠不浅。在丹麦数百年的历程中,从未表现出与过去的传统决绝断裂。

丹麦的设计作品机智聪颖,其设计史牢固地根植于一个稳定的资产 阶级传统之中。这种稳定性,既不似瑞典的机械化,也没有挪威艺术与设计中过多的表现主义痕迹。其风格是恬静、审慎的,颇耐人寻味。由于资源有限,为寻找合适的生活、生产方式,丹麦人培养 出干事彻底又专注的优点。丹麦的街道标识或印制式样几乎都是简练、求实、无可挑剔的。这些标识所依据的无非是宇母本身富有表现力的形式。不躁动,不花哨,准确而富于品味。关注最小的细节,这种丹麦人作风在设计上的反映,乃是丹麦设计成功的秘诀之挪威西临海洋,有着悠长的、庄严动人的海岸线,深邃的峡湾嵌入崇山峻岭之中,沿着峡湾和深陷的山谷,地域上散落着无数的小社区。人群聚集地是分散的,令工艺艺术的传统在不同地区以各自的方式延续、变化和成长,为趋同性和多元化提供了条件。

挪威的民族感情的形成与海员之间生死与共的友谊和对于海洋的相依相伴等观念有着密切关系,这是勇敢水手的国度。挪威在欧洲国家中拥有的可耕作土地最少,在这种地域上生活的人所能寄予最大希望的只是对外开拓,由此而形成的维京人勇敢刚毅、随机应变和独立生存的品性,以及本地人拥有一块土地的自豪感,那种所拥有的土地尽管荒芜贫带,也照样能世世代代相传下去的观念,使维京后代形成了勇于开拓疆域、对外发展,同时又眷恋乡土的传统。挪威设计师勇于接受新知识并将之反映到设计创作中,如当代 设计师设计的“平衡"椅系列就完全打破了常规坐姿,给人以全 新体验。挪威画家、设计师蒙特在巴黎世界博览会上展出的挂毯是根据北欧民间传说设计的,他认为“传统并非如许多人所认为的那样,即古代的浪漫传说或历史。传统要求于一个民族的第一个条件是,它能够被该民族所吸收,因此传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民族 自身的发展动力。"他特别强调民族传统的生长特征,设计应吸收过去的传统,将民族的艺术精神与将来联系进来。古代维京人尽力将其影响向外播洒,就像挪威国歌所唱的那样,“把它的僮憬普及全球"。相形之下,现代挪威人的一种较普遍的信念是,一个大国可以依凭她的历史延续性而存在,可一个小国只能以她文化的宏伟方可与强国抗衡。挪威设计在政府的重视下,得到有效的发展。民族个性中无畏而浪漫的性格使挪威设计较多地渲染了艺术的 氛;如其法琅设计,具有欢快、热情的艺术感染力。

未标题-6.jpg

冰岛特殊的境况由其地处大西洋之外的偏远孤悬的位置而清楚地刻画出来。从历史上看,这个国家独特的文化特征,与其说在于不甚出名的艺术与设计,毋宁说根植于闻名遐迩的史诗萨迦与文学。不过在最近一个多世纪里,冰岛艺术工作者在丹麦、挪威这两个邻邦中通过学习与交流逐渐熟悉了现代设计的思想与技术,许多设计师还在这些邻国领先的设计领域中从事专业工作,获得了相当的成功。它最初的成功起千1951年的“米兰三年展”,朱莉安· 斯温多蒂(Juliana Sveinsdottir)的染织获得了金奖,而且还被悬挂在展览会最醒目的入口处,以昭示其重要的意义。染织艺术在北欧最初被当作一门独立的纯艺术形式是在20世纪60年代和70 年代早期。70年代以来,染织设计越来越被人们当作艺术品而非纯粹的工艺作品,到80年代,染织艺术得到了公众的尊重,平面 与立体的染织设计与纤维艺术的界限变得模糊起来,大幅的染织设计作品成了公共建筑空间的室内装饰。冰岛与北欧诸国一样,在传统的染织艺术领域取得了骄人的进步。此后,冰岛设计也为“使日常用品更美”而努力,生产出许多趣味盎然的工艺作品,在整个北欧设计界中占有了一席之地。

未标题-13.jpg

影楼装修设计 影楼空间设计 儿童影楼装修设计 儿童影楼空间设计 森影设计 影楼实景影棚

微信电话咨询:18053630277   15866187627    18653653590   18063264357


上一条:北欧各国设计的特点 下一条:北欧设计风格的差异